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664章 终于发现了问题!
作者:纪念者      更新:2021-10-25 04:21      字数:5312
热门推荐:
    看到大林子的表情,彭彭也懂了。

    抿嘴一笑,低声说道:“走走,我带你悄悄进去!”

    “内仨都不知道,是吧?”

    大林子嘴都要咧到后脑勺了,偷偷摸摸的跟着彭彭进屋,感觉真跟做贼似的。

    “人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屋里呢!”

    “哦,我悄悄进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这俩人鬼鬼祟祟的样子,前来迎接的何炯,忍不住笑了,回头看了眼厨房里的黄垒,也跟他表情一样。

    “来啦!”

    何炯上去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哎,何老师您好!”

    大林子连忙伸手致意,然后又冲厨房里的黄垒挥了挥手,口型张了张,“黄老师好!”

    黄垒点头笑笑,指了指主屋方向。

    大林子比了个OK的手势,笑着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卧室里。

    “这样安装对吗?”

    “稳不稳啊?”

    “你帮我扶着点儿,我可敲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秦默等人,正在围绕着上下铺进行组装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发现,门口出现一人。

    大林子将包丢在门外,背着手笑呵呵的走到了秦霄闲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来帮我一下呀!”

    秦霄闲正拿着皮锤准备装上铺的护栏,看到其他师兄弟,都忙着装梯子,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

    大林子一听,伸出手帮他扶好护栏,“锤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秦霄闲拿着锤子咣咣的砸,完全没听出大林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过,这熟悉的声音,有人是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秦默和小岳岳几乎是同时扭头看去。

    但俩人脸上的反应,却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秦默淡笑着说了一声,然后继续忙活自己的。

    小岳岳一脸愕然的看着大林子,愣了神。

    “哎呦!”

    突然,小岳岳疼的大叫一声,表情瞬间拧成一团,然后看向拿锤子的孟鹤塘,“干嘛呢?小心点儿!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岳哥,您这发什么呆啊?又不是师父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孟鹤塘一边说,一边顺着小岳岳刚才的目光看去,话音说带着儿,直接停下了。

    咣当!

    皮锤掉在了地上,孟鹤塘讶异的站起身,“我没看错吧?大林?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大林?哪儿呢?”

    秦霄闲懵懵的回头,一眼看到大林子就在他跟前,还帮他扶着护栏,当下惊讶道,“师哥……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别废话了!”

    大林子直接说道,“我这刚来就帮你干活儿,你赶紧麻利的,弄完咱在聊!”

    “诶!”

    秦霄闲一听,直接踩在下铺上,麻利的开始干活儿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小岳岳这会儿也缓了过来了,向大林问道,“师父和大爷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们也来啊?”

    大林子惊讶道,“我没听说啊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你们不是一路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从剧组直接过来的!”

    “那师父和大爷什么时候来啊?”

    孟鹤塘看向秦默,“师父当时怎么说的?要不咱打电话问问?要不这天儿都黑了!”

    秦默忙活着手里的事儿,根本顾不上搭理他。

    孟鹤塘一看,不禁用腿碰了碰秦默:“问你话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秦默这才回头看了眼,见他俩一起干活儿,还没自己一个人快,不禁说道,“你们快干吧!我都弄完了,你俩怎么还磨磨唧唧的呢?你看人家艺星,一个人也比你俩快!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孟鹤塘没想到自己居然被师弟给怼了,但又发不出脾气来。

    因为确实,他和小岳岳忙活半天,秦默都已经收尾了,俩人才干了一半,当下点点头:“行!干完再说吧!”

    一番热火朝天之后,最后是收尾工作也算是完成了。

    看着几张上下铺,大林子赞道:“没想到你们还有这手艺,看起来不错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结不结实!”彭彭随即说出了自己的疑虑。

    “那上去试试不就知道了呗!”

    大林子看了眼大家,目光落在小岳岳身上,顿时笑道,“哥哥,您来试试吧!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小岳岳指着自己,略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他的体重,一切都说不定,本来好的,万一试试就给个搞坏了呢?

    秦默噗嗤笑道:“咱几个人里,就您的咔位重,您来试最合适不过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挤兑我是不是?”

    小岳岳笑着翻白眼,露出了标志性的表情包,“行,我来试试,要是塌了我可不负责修啊!”

    “要塌了,我给您一百块钱!”

    秦默下了“重本”打赌。

    小岳岳一听,眼前顿时一亮,乐呵呵道:“哎呦?秦默能拿一百块钱跟我打赌?这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,行!我上!”

    说完,小岳岳脱了鞋,穿着袜子直接踩着梯子爬了上去,而且动作幅度巨大,就差暴力对待了。

    “你轻点儿!”

    孟鹤塘连忙说道,“要真塌了还得修一会儿,师父和大爷来了都未必能住的上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小岳岳一听,动作当即忙了下来。

    来回在几个上铺走了一圈儿,居然连木板的咯吱声都极为轻微。

    “哇,好厉害!”

    从床上爬下来后,小岳岳擦着额头的汗,“居然这么牢靠?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下铺!”

    彭彭这时又研究起了下面的几张床。

    这些床本来就是睡了一段时间的,经过了考验,彭彭简单的试了试,便赞不绝口:“没问题,比我想象中要好多了,不过咱这一弄,就是屋里采光感觉少了,想想晚上八个大老爷们睡一个屋,啧啧,那风采,太有意思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能组两桌麻将了!”

    小岳岳笑道,这时候又想起老郭和余大爷的事儿,不禁向秦默问道,“哎,要不要给师父和大爷打个电话啊?”

    “打什么电话啊?”

    秦默一脸迷茫,“上午二老不是给咱打过电话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给你,给你一个人的!”

    孟鹤塘有些吃醋,“不是,不是这事儿,我是说,师父和大爷几点过来啊?”

    “啊?他们没说来啊?”

    秦默一摊手,“电话里说的是大林子要来,让咱们照顾好咯!”

    “呦呦!”

    大林子不禁笑道,“原来还有这出呢?我都不知道这事儿!”

    “回头你打个电话就行,二老都挂记你呢!”秦默笑道。

    “一定一定!”

    大林子乐呵呵的点头。

    小岳岳三人在他俩之间看来看去。

    终于发现了问题……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