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四百一十五章 礼貌
作者:及兰若      更新:2021-10-25 04:05      字数:3351
热门推荐:
    []

    :a6ksw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p

    “噩梦,一个一直缠绕着他,快要将他逼疯的噩梦!”

    泊进之介告诉常磐庄吾。

    “而那个噩梦,似乎就是你带给他的。”

    听泊进之介这么一说,常磐庄吾的脸上先是浮现出一抹疑惑的表情。

    但马上,那抹疑惑就变成了恍然。

    “诶~~~原来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常磐庄吾笑一下,主动做出解释。

    “进大哥,你也知道,要想完美的解决异类骑士事件,就需要对应的骑士手表。

    “而骑士手表的获得,离不开对应假面骑士的认可。

    “可是在这条时劫者创造的异类ghost时间线上,假面骑士ghost的本尊却是在三年前就已经彻底死亡了。

    “为了改变这虚假的命运,我回到了【2015年】,与异类ghost时间线进行了共二十一次的博弈。

    “在那共二十一次的博弈中,我用十九次的积累,化作第二十次的结论,最终,创造出了第二十一次的奇迹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们现在所身处的这个未来,就是我在第二十一次的博弈中赢得了胜利后的未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成果,当然,也有代价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,我对时间线的影响,不可避免的让这个未来的时空产生了一定程度的时空扭曲。

    “我想,西园寺的噩梦,大概便来源于此。

    “嗯,简单来说,就是时空的扭曲,导致西园寺以梦的形式,亲身体验了一下其他时间线的经历。”

    话到这里,常磐庄吾向西园寺主税。

    此时,西园寺主税那张被鼓胀发黑的血管盘绕的脸,已经不出什么失眠的疲惫。

    与之相对的,他那副狰狞如鬼的面容,倒是把疯狂渲染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而得知了真相的常磐庄吾,又从其中品出了恐惧的味道。

    那是,西园寺主税对他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一念至此,常磐庄吾就不由一笑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意外之喜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,常磐庄吾眯了眯眼,抬手,将西园寺主税出拳的手臂拨到正上方,随即头也不回的喊一声月读。

    “月读,来,让他动一下。”

    话落,笼罩在西园寺主税身上的时停境界便应声而消。

    月读让西园寺主税的时间恢复了流转。

    于是,西园寺主税便突然发现,那个在这三年来,一直在噩梦中不断折磨他的魔王,蓦得来到了现实之中,就正站在他面前,笑眯眯的着他。

    同时,他的原本威风的出拳,更是不知因为什么,变成了超人起飞的动作,满是滑稽的站在对方面前。

    而常磐庄吾则抬手,注视着这样不堪的西园寺主税,向他打招呼道“哟~~听说,你在找我?”

    噩梦与现实在此交汇。

    两相映对之下,西园寺主税那原本就已经被常磐庄吾带来恐惧折磨的痛苦不堪的心,终于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!!!”

    西园寺主税下意识的后退,却一下子跌倒在地,可即便如此,他也依旧在狼狈的向后挪动。

    同时,他抬手紧紧揪住胸口的某一位置,不由自主地发出崩溃的嘶喊声。

    这副模样,完全就是一副被吓破胆的样子,哪里还有一丝先前面对泊进之介时的疯狂?

    一如叶公好龙,在见到龙的一瞬间,便被吓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然后,西园寺主税的动作再度定格。

    他的嘶喊声也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哒哒哒!

    常磐庄吾重新停止了西园寺主税的时间。

    视线在西园寺主税的手所揪胸口的位置停顿一下,常磐庄吾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确定了,他的猜测是对的。

    因为,西园寺主税所揪的那个位置,就是常磐庄吾在“第四次实验”时,曾经拿剑捅过的位置。

    而亲眼目睹了这一“求证过程”的泊进之介,脑袋上空顿时就忍不住冒出一堆问号。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他扭头向常磐庄吾,嘴角隐隐抽动着。

    他心想,道理我都懂,可为什么,这个场景,无论怎么,都是我们更像反派一些呢?

    这样想着,泊进之介一个没忍住,就把之前一直想问的那个问题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你到底对西园寺干了什么啊,竟然让那些经历成为了他挥之不去的梦魇?”

    常磐庄吾闻言,仔细想了想,结果发现,针对西园寺主税,他也就只做了两件不那么礼貌的事情而已。

    一件,是他捅了西园寺主税一剑。

    另一件,是他把西园寺主税囚困在偏僻的山里一次。

    而这两件事,无论哪一件,西园寺主税最终都成功脱离了危险,活了下去。

    没办法,西园寺主税在历史中的“戏份”比较重,直接杀了会导致历史走向一个不太好的未来……

    对此,游流仙最有发言权了。

    毕竟,那可是它亲身测试出来的结果。

    如果西园寺主税直接死在三年前,那么,三年后的未来里,游流仙就不会存在了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西园寺主税在改投改造派之前,他对初临地球的眼魂派的人,起到了一个很好的引领作用,让他们更好,更快的适应了地球的生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常磐庄吾把这个写入待验证的问题本,然后回归一开始的问题。

    明明没死,西园寺主税怎么就被吓成那样了呢?

    常磐庄吾大概能猜到原因。

    时空扭曲让西园寺主税梦到的,并不是完整的场景,而是一些他对西园寺主税造成干涉的碎片。

    很遗憾,那全都是一些不美好的情景,并且,只从那些碎片上,是不到最终得救的结局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西园寺主税从那些碎片梦境中感受到的,只有无尽死亡一步步临近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那正是最折磨人的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不美好的细节,就没有什么必要必须讲出来了。

    只见常磐庄吾一脸无辜的回答泊进之介。

    “我发誓,我只是对他进行了两次不太礼貌的行为,而且还都是不危害生命的那种!”

    泊进之介“……”

    行吧,他……信了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常磐庄吾现在说的这个“不太礼貌”,和他之前所说的那个“不太礼貌”相比,是不是同一种“礼貌”……

    不过,算了,泊进之介决定不去想了。

    他只最后问常磐庄吾一句。

    “结果,能礼貌点儿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常磐庄吾毫不犹豫的肯定回道。

    他最后给出的,肯定是一个囫囵的西园寺主税。

    于是,泊进之介点点头,干脆利落的离开了这座工厂。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