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883章 搅合
作者:剑如蛟      更新:2021-06-14 08:04      字数:2620
热门推荐:
    按理说涉及到品级方面的晋升这需要上一级衙门印签具名才行,可这份皇榜除了兵部和礼部的印签之外就一个皇帝杨束的印签,完全找不到玄清卫衙门的影子。

    而兵部和礼部也没有本事和胆子直接给玄清卫的人提品级,那是谁提的?除了皇帝授意没别的可能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皇帝杨束已经料到了黑旗营之后的整合路子?还是说庞斑事先给杨束通过气?沈浩不禁心里这么琢磨。

    “恭喜大人平步青云!贺喜大人武运长虹!”

    王一明可不会想那么多,他看来这是天大的喜事。别以为正五品和从四品就只差半级跨度不大,但实际却是鸿沟一般拦住了靖旧朝里混仕途的绝大部分人。

    正五品大不了也就各地方上分管一摊,在地方上称得上是一方人物,来往都要给些颜面。可从四品却能正式比肩皇城里的实权派,或者说正式踏入靖旧朝权力中枢的门槛当中。这一上一下间的区别天差地远。

    所以王一明才中气十足的喊出“平步青云”这四个字来。

    相对的,沈浩往上爬,平步青云武运长虹的话,那王一明自然也会跟着水涨船高。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?

    一人得道鸡犬升天!

    他王一明自诩跟在沈浩身边一路走来虽说不上什么劳苦功高,但绝对也是尽心尽责了,如今所求也不过是一个上副千户职的机会,况且封日城这边黑旗营本就没有副千户官,实际事务一直都是他在把持,如今只需要把他扶正就行。

    但是这事儿王一明可不敢直接朝沈浩提,他清楚这里面的规矩,也知道沈大人的脾气,张嘴“讨官”这种事是要被厌恶的,所以心里期许到了极点也不敢轻易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沈浩面上沉稳,并没有多喜悦的样子。毕竟升官嘛,还不简单?意料之中而已。咳咳。

    “下去吧,配合张榜的人把版赏落实下去,然后张罗一下,不能让别人白来一趟,喜钱还是要有的,大方些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!请大人放心!”

    “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王一明躬身退下。而沈浩则是在公廨房里来回渡步,手里还是拿着刚才那份拓印的皇榜,眉头慢慢皱起来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沈浩便出了统领衙门,领着一众侍卫过传送法阵去了皇城,径直找上了姜成。

    姜成似乎胖了一些,脸上一些本来犀利的棱角也变得圆润了几分,看起来更偏亲和。见沈浩找来就笑眯眯的指着对面的椅子让其坐下说话,同时端起桌上的茶杯问道:“你不去摆酒庆贺,跑我这里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听姜成的意思他是知道皇榜上的版赏的事情了,只不过拿这件事来打趣罢了。

    沈浩连忙拱手道:“大人,属下但凡些许寸功都是大人您教导有方,属下是沾了您的光不敢忘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......”姜成笑着放下手里的茶杯,指了指面前的沈浩接着说:“你小子!这拍马屁的本事倒是见涨!说吧,是不是被版赏上的名目给弄糊涂了?”

    姜成一直以来都视沈浩为嫡系,加上沈浩给他的反馈,他对沈浩的态度向来没什么遮掩,直来直去一贯的军伍作风。

    沈浩也习惯甚至是喜欢姜成的这种风格,于是也笑道:“大人,这皇榜看起来不像是版赏,倒像是下马威啊!”

    一边说,沈浩一边将拓印的那份皇榜放在了姜成的桌上,之后退回椅子重新坐下。

    姜成笑容不变,甚至没有觉得沈浩这一句乍一听颇有些“不尊上”的言语有什么表示,只不过拿起桌上的拓印本扫了几眼。说:“继续说,就说你从这上面看出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属下以为,这是陛下在向庞大人打招呼?”沈浩的言语都是在来的时候就斟酌好的。“打招呼”三个字已经是他能想出来最含蓄的说法了。毕竟他也是玄清卫的人,庞斑对他也还不错,留些颜面给对方也是为尊者讳了。

    “嗬!你倒是会说话!这岂止是在“打招呼”这么简单哟,这是把手都伸进玄清卫的内衣裤里来了!”姜成脸上虽然还是笑眯眯的,可言语间却丝毫没有掩饰心里的不满。越过玄清卫指挥使衙门、镇抚使衙门直接下赏就已经很过分了,如今无视玄清卫的体制层级直接提拔沈浩,这就是“不给面子”。

    况且沈浩如今在玄清卫里的身份可不简单,皇帝这一手明显也是有备而来的。

    说得不好听就是在敲打玄清卫。同时也有单独把沈浩拧出来的意思。甚至往深里想的话沈浩这是入了皇帝眼,后面弄不好要亲手栽培。可如此一来在庞大人面前可就......

    沈浩除了跟着讪讪的笑两声还真没办法附和。

    姜成继续说道:“不过玄清卫和陛下的亲疏也有一个磨合的过程。况且在陛下登基之前我们也恪守住了玄清卫的本分,与陛下关系不差。这次的版赏陛下如此敲打应该是性格上的原因,这也给咱们提了个醒,陛下做事喜欢下重手,这一点你今后心里还要有数才行。”

    关系不错都敲打得如此用力,若是心里有气,或者要下重手敲打的时候是不是会直接将人拍死?

    沈浩心里不禁的暗道:杨束从微末中杀出来称帝,内心里多年积蓄的怨气怕是不少,如今登基肯定是要找人发泄这满腔的积怨的,甚至做事的手段故意这么苛刻,谁又说得清是不是在挑人呢?敢冒头表不满的人多半也是要上杨束的小本本的。

    沈浩心里盘算,对面椅子上的姜成到也没有停下话来,继续在说:“这次虽然陛下有意敲打,对你也是有单独提携的意思,但你的功劳却是实打实的不需要担心,职衔提拔也是一样,只不过提前了一些罢了。

    你安心回去,我会去找庞大人好好问问的。想来对你不会有什么影响。况且你这次在靖西搞的诛邪行动很好,能作为你整合黑旗营之后的一个大亮点......”

    姜成说得还是比较轻松,但实际情况他心里并没有绝对的把握。皇帝伸手进玄清卫里瞎搅合,目的不纯,而庞斑又是一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。所以结果还得等他亲自找过庞斑之后才能知道。

    如今只不过先按下沈浩的情绪而已。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